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赌球网
让 世 界 了 解 武 安 ,助 武 安 走 向 世 界 !
武安的寺庙 - 赌球网_现金赌球网址,净欣缘素食餐饮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文 >> 历史文化 >> 内容

武安的寺庙

时间:2011/10/11 15:54:26 点击:14716

    寺庙在这方土地上存在如此漫长的年代,是武安历史上不可缺少的一页。

                                                                 ——题记

    1、从与寺庙有关的村庄名说起

    翻开武安市地图,赌球网:就会发现许多与寺庙有关的村庄名。

    白马寺村,居鼓山东坡,村中古有白马寺,故名。白鹿寺村,居矿山河北岸,群山环抱,东山之麓原有寿宁寺,寺中豢养白鹿,人称白鹿寺。西寺庄,居北溜河北岸,与东寺庄相对,古时,两村之间有洪门寺,初为寺西庄、寺东庄。寺西庄,居桃园河上游,四周崇山峻岭,村东原有惠果寺,故名。庙上村,旧称野家庙,村中有野姓家庙而名,后简称庙上。楼上村,在门道川东岸,村西原有楼斗寺,借以村名。青烟寺村,旧时村北有智觉寺,初名青烟寺,故以村名。禅房村,村西旧有古刹,故名。寺峪沟,因近有古寺而名,含龙王庙村。庙庄,村东旧有三教堂庙而得名。神南峪村,村北有古神庙,因名神南峪。没梁殿,村北有观音堂,顶为砖石券,无梁,俗称无梁殿,借以村名。

    2、武安原来有众多寺庙

    翻开尘封的武安历史,可以了解到,从村庄名称看到的寺庙仅仅是武安众多寺庙中的“冰山一角”。南北朝时,佛教传入武安,遂兴建庙之风。仅1940年版《武安县志》记载,境内有坛庙112处。相关资料记载,武安古刹数以百计,目前除响堂、常乐二寺划归峰峰矿区外,尚有佛寺48处之多。翻开清康熙年间《武安县城图》、《武安县境图》和民国年间《武安城市全图》,映入眼帘的公共建筑以寺庙为最多,仅在县城内就有:妙觉寺、玉皇庙、关帝庙、黑龙庙、娘娘庙、城隍庙、华佗庙、八蜡庙、四灵庙、东岳庙、马神庙、火神庙、文庙、文昌祠、烈女祠、节孝祠、郭太师祠、三郎庙、玄帝庙、皮场庙、五龙庙、三官庙、土地庙、六松庵、白鹤观、萧曹庙、天主堂等。在乡下,像关爷庙、九爷庙、小五道庙、小土地庙、药王庙、狐仙庙等几乎村村都有,到处可见,最小的庙要属小天地庙,家家户户皆有。一些村庄还建有较大寺庙,像阳邑的寿圣寺,丛井的龙兴寺,营井的福祥寺,冶陶的普光院,活水的瑞云庵,东坡的夕阳庵,马店头的白云寺,午汲的玄阳观,继城的观音堂,崔炉的天青寺,小店的净明寺,白鹿寺的寿宁寺,西井的云岩寺,大沼远的白起庙等都是当时较大的寺院,真可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村,有村的地方就有庙,有的村竟有七八座庙,而且大小不等,大到几百亩香火地,小到三块砖四片瓦就盖座庙,可再简陋的庙,照样有人烧香、上供、磕头。另外,武安居太行山脚下,不乏名山大川,有山必有庙,较有名气的寺院有:武当山的真武大帝庙,定晋岩禅果寺,鼓山响堂寺,紫金山红山寺,玉峰山大宝禅寺,紫金山竹林寺,白云山碧霞元君庙,青阳山圣母庙等。

    武安各村和城里的寺庙在文革中均遭破坏,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思想解放,加上国家对宗教事业大力支持,绝大部分寺庙都得到了保护或重修,比如西井的云岩寺、崔炉的天青寺,白鹿寺的寿宁寺,三街的奶奶庙,五街的四灵庙和龙泉寺,都是近年重修或新建的大型寺庙。

    3、寺庙中所奉祀的神祗

    武安境内的寺庙是中国寺庙的一个缩影,所敬的神灵均系民间诸神。具体到每一个寺庙,有主供的神,也有做配角的神,往往是一庙多神,一神多能,这样做的结果是,无论祈求何事,在一个庙宇里就可以解决,而不必费心费神地到处上香。可见,武安人的信仰具有多神性,供奉不同神祗的几个庙宇并存的现象随处可见,县城里也会出现数庙香火并旺的景观,民众常是根据不同的需要去叩拜不同的神祗。武安庙宇繁多,神灵不计其数,属于自然神的主要有五龙、九龙、黑龙、青龙、财神、农神、城隍、土地、天官、地官、山神、文昌、魁星、火神、马王、龟、八蜡等;属于人物神的有关羽、华佗、白起(武安君)、张爷(张仲景)、曹子建、碧霞元君(奶奶)以及地方名流乡绅(郭资);此外还有道教人物如八仙(吕爷)、真武大帝(玄武)、东岳大帝、观音老母等。以下笔者简单介绍武安境内的一些寺庙中所奉祀的灵物神祗。

    马神庙:  供奉马王爷,马王爷掌管牲畜的生死病疫,古人为了让牛马大量繁殖,就奉祀马王、牛王、以此作为牛、马的守护神。

    文庙,亦称孔庙、夫子庙、文宣王庙、至圣庙,是历代奉祀孔子及儒门贤哲的祠庙,也是学宫和儒学教官衙署所在地。

    城隍庙:奉祀城隍爷,城隍是守护城池的保护神。在中国古代,称有水的城堑为池,无水的城堑为隍。在一些地方的老百姓中,也常常把城隍看作是阴间的地方长官。

    文昌庙:奉祀文昌帝君,文昌神(道家又认为即梓潼帝君)为主宰人世功名利禄之神,受到科举制度下广大士人的崇信,加上道教的附会,致使文昌庙遍布各地,成为古代一大尊神。

    五龙庙,供奉五龙爷,五龙爷在洞洞村,每逢久旱,把五龙爷抬回县城五龙坛举行活动,人们成群集队地跪拜祈雨,直到下雨,才把五龙爷送回去。

    玉皇庙:奉祀玉皇大帝,亦称玉帝、玉皇,为统辖一切天神、地祗、人鬼的最高神,总管天堂、人间、地狱三界,权力至高无上。

    东岳庙:奉祀东岳神,东岳称泰山,崇高伟大,东岳神管寿限福禄。

    三皇庙:供奉太皓伏曦,炎帝神农,黄帝轩辕。

    碧霞元君庙:供奉碧霞元君,泰山玉女大约在明代被封为碧霞元君,而民间则习惯称泰山娘娘。泰山娘娘主要是使妇女多子,保护儿童,赐福免灾。因此尤其受到妇女的崇祀,各地有许多“娘娘庙”。但后世“娘娘庙”奉祀的对象比较混乱,除泰山娘娘之外,还有海神天妃以及其它女神。

    八蜡庙:古时腊月祭祀的地方,蜡有八者:先啬一也,司啬二也,农三也,邮表田四也,猫虎五也,坊六也,水庸七也,昆虫八也.故修八蜡庙以奉之.

    节孝祠:旧时封建统治阶级为了维护封建伦常道德在地方所建入祀节孝妇女之祠.

    皮场庙:祭汉张仲景。

    四灵庙:供奉四灵“龟、龙、凤、麟”。“四灵"之中,龙、凤、麟都是虚拟的复合型怪物,龟虽是实在的动物,但它以其生命长久的自然属性,而被人类赋予了预知吉凶祸福的神性。

    玄武庙:奉祀真武大帝。真武大帝,又称玄武神,真武大帝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二次变化之身。

    关爷庙:供奉关羽。北宋后,由于受到历代帝王的尊崇,关羽地位显赫,受到官民的普遍祭祀,被称为“武王"、“武圣人”,与“文王"、“文圣人"孔子并肩而立,他的祠庙遍布神州大地,要说武安什么庙最多,关爷庙当之无愧。

    火神庙:供奉火神爷。

    土地庙:以奉土神之用。

    三官庙:祭天官、地官、人官。

    萧曹庙:祭萧何,曹参。

    4、武安历史上为何长期修建众多寺庙?

    一、生产力低,自然灾害多。打开《武安县志》,这方水土上曾无数次地发生地震、旱灾、雹灾、虫灾、水灾等。比如,元至正七年,民大饥,人相食。崇祯十一年至十四年,连年大旱,斗米千钱,疫病相继,有地无人。在这些自然灾害的侵袭下,先民们常常是饥寒交迫,流离失所。昔日的生产力、科学技术并不发达,人们在改造自然,与自然抗争的过程中,总感到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总感到这个世界神秘莫测,当面对无法抗拒、无法解释的天灾人祸时,他们把希望寄托于尘世以外的救世主就成了很自然的事。这样,寺庙便成了他们的精神家园,越是遭灾,越要修建寺庙。

    二、统治阶级推波助澜。统治阶级总是千方百计地对老百姓进行精神统治,以便控制主流意识形态,维护其人剥削人的私有制。宗教思想是统治阶级麻痹老百姓的最好手段,不管是天神,还是人神,都被视为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它主宰着宇宙万物和人问祸福,不管是王朝的盛衰,还是个人的寿夭穷通,收成好坏,都有神明在主宰。历代统治阶级无不大力宣扬这些思想,当这种思想在老百姓头脑中根深蒂固时,他们的统治才会更牢固,才会更合情合理。修建寺庙自然成了统治阶级的一项国策。比如,后唐天成四年,重修定晋禅院;北宋元祜年间建合利塔;万历三十八年重修妙觉寺;乾隆二十七年重修文庙……不说其他,单就关爷庙而言,如果不是统治阶级对关羽尊崇至极,武安怎会有那么多关爷庙呢?

    5、难忘的庙会

    旧俗,凡有寺庙,多有规模不等的庙会。据《县志》载:“旧时,武安庙会极多,与农民关系密切,每年农具补充,牲畜交易,皆以庙会为市场,故庙会多在春夏”。从前,武安县城三月十一城东东岳庙、二月初二城西娘娘庙、五月初五城北关帝庙,九月初九城南华佗庙,以及四月十五城隍庙的庙会都相当热闹。其中秋收以后九月初九的华佗庙庙会规模最大,最热闹。人们赶庙会多怀有拜祖师,祈神保佑,降福避祸的心情。在漫长的岁月里,庙会渐渐演变为买卖货物的集散地。一些大庙会连续数日,男女老幼皆来赶,顺德府、彰德府、大名府、山西、山东、天津等地的商人也赶来做买卖。从日用百货到农具种子,都可以从庙会上买到。焚香祈福,络绎不绝,玩具小吃,唱戏杂耍,叫买叫卖,热闹非凡。主要娱乐活动有:跑马上杆、平调、落子、河北梆子、小股子腔、坠子、四股弦、大鼓书、高跷、狮子舞、杂耍等,可见,庙会既是是物资交流大会,又是文化娱乐大展演。

    自民国后,大多数庙宇改为学校或村公所,但庙会仍然盛行,1928年,为破除迷信,庙会被停,均称不便,旋即恢复。解放后,去掉迷信色彩将庙会改为“物资交流会”。现在武安农村一些地方还有“过"庙会的传统。如城北乡一带过庙会,除了请亲戚,还组织演歌舞、唱大戏、抬着九爷的泥像游街等活动。城西一带过庙会,本村就有鼓乐班,自己组织秧歌、吹奏、旱船等节目,这样的“庙会"同原先意义上的庙会,已经完全不一个味了。庙会仍然留在上年纪人们的记忆中。

    后记

    一座座寺庙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它们像一本本读不懂的古书,承载着这方水土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妙觉寺的暮鼓晨钟,耸入云天的舍利塔,禅果寺的透影碑,城隍庙的壁画……哪一样不是先民智慧的结晶呢?今天我们不能指责先民们的迷信和落后,而应该从那些存在的或失去的青砖碧瓦、雕梁画柱里寻找先民的虔诚与智慧,体会先民如何从神那里获得和谐自然的精神力量。

作者:赵贵清 录入:孔丽芳 来源:武安新闻网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武安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安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武安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武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武安新闻网新闻中心 电话:0310-5534569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用户:
  • 内容:
  • 武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 联系电话:0310-5534569 地址:河北省武安市新华北大街78号
  • 备案编号:冀ICP备09043103号